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12331 次 歷史版本 0個 創建者:銅豌豆 (2011/2/6 16:12:28)  最新編輯:銅豌豆 (2011/2/6 16:12:28)
張旭
拼音:zhāng xù
同義詞條:草圣,張長史,張顛
  
 “草圣”張旭
 “草圣”張旭
 
 
 
 
  張旭,唐代大書家,字伯高,吳縣人。他的書法,始化于張芝、二王一路,以草書成就最高,史稱“草圣”。他自己以繼承“二王”傳統為自豪,字字有法;另一方面,又效法張芝草書之藝,創造出瀟灑磊落,變幻莫測的狂草來,其狀驚世駭俗。
 
 
 
 

人物簡介

 
 “草圣”張旭
 “草圣”張旭

  張旭,生于唐上元三年(675),卒于玄宗天寶九年(750),字伯高,一字季明,吳郡(江蘇蘇州)人。初仕為常熟尉,后官至金吾長史,人稱“張長史”。其母陸氏為初唐書家陸柬之的侄女,即虞世南的外孫女。陸氏世代以書傳業,有稱于史。張旭為人灑脫不羈,豁達大度,卓爾不群,才華橫溢,學識淵博。與李白賀知章相友善,杜甫將他三人列入“飲中八仙”。是一位極有個性的草書大家,因他常喝得大醉,就呼叫狂走,然后落筆成書,甚至以頭發蘸墨書寫,故又有“張顛”的雅稱。后懷素繼承和發展了其筆法,也以草書得名,并稱“顛張醉素”。

張旭的性格特點

 
  張旭性格豪放,嗜好飲酒,常在大醉后手舞足蹈,然后回到桌前,提筆落墨,一揮而就。有人說他粗魯,給他取了個張癲的雅號。其實他很細心,他認為在日常生活中所觸到的事物,都能啟發寫字。偶有所獲,即熔冶于自己的書法中。當時人們只要得到他的片紙支字,都視若珍品,世襲真藏。那時候,張旭有個鄰居,家境貧困,聽說張旭性情慷慨,就寫信給張旭,希望得到他的資助。張旭非常同情鄰人,便在信中說道:您只要說這信是張旭寫的,要價可上百金。鄰人將信照著他的話上街售賣,果然不到半日就被爭購一空。鄰人高興地回到家,并向張旭致萬分的感謝。

張旭的書法起源

        
  張旭的書法,始化于張芝、二王一路,以草書成就最高。史稱“草圣”。他自己以繼承“二王”傳統為自豪,字字有法,另一方面又效法張芝草書之藝,創造出瀟灑磊落,變幻莫測的狂草來,其狀驚世駭俗。相傳他見公主與擔夫爭道,又聞鼓吹而得筆法之意;在河南鄴縣時愛看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并因此而得草書之神。顏真卿曾兩度辭官向他請教筆法。張旭是一位純粹的藝術家,他把滿腔情感傾注在點畫之間,旁若無人,如醉如癡,如癲如狂。唐韓愈《送高閑上人序》中贊之:“喜怒、窘窮、憂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有動于心,必于草書焉發之。觀于物,見山水崖谷、鳥獸蟲魚、草木之花實、日月列星、風雨水火、雷霆霹靂、歌舞戰斗、天地事物之變,可喜可愕,一寓于書,故旭之書,變動猶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終其身而名后世。”這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家對藝術的執著的真實寫照。難怪后人論及唐人書法,對歐、虞、褚、顏、柳、素等均有褒貶,唯對張旭無不贊嘆不已,這是藝術史上絕無僅有的。

張旭的書法特色

  
“草圣”張旭
“草圣”張旭
  杜甫在《八仙歌》中寫道:“張旭三杯草圣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云煙。”他能把書法藝術升華到,用抽象的點線去表現書法家思想情感高度的藝術境界。在書法藝術中,他的字貌似怪而不怪,關鍵在于點畫用筆完全符合傳統規矩。可以說,他是用傳統技法表現自己的個性,而在書法上成了有創造力的無愧于自己時代的書法家。
 
  博大清新,縱逸豪放之處,遠遠超過了前代書法家的作品,具有強烈的盛唐氣象。常熟人民為了紀念張旭,直到今天,城內東門方塔附近還保留著一條沉“醉尉街”。舊時,城內還曾建有“草圣祠”,祠內的一副楹聯—“書道入神,落紙云煙,今古競傳八法;灑狂稱草圣,滿堂風雨,歲時宜奠三杯”,表達了邑人對這位草書之圣的深深崇敬。張旭洗筆硯的池塘也曾長期保留,稱為“洗硯池”。

  “張旭草書得筆法,后傳崔邈顏真卿。旭言:“始吾見公主擔夫爭路,而得筆法之意。后見公孫氏舞劍器,而得神。旭飲酒輒草書,揮筆而大叫,以頭韞水墨中而書之,天下呼為張顛。醒后自視,以為神異,不可復得。后輩言筆札者,歐、虞、褚、薛,或有異論,至張長史,無音言矣。”

張旭《古詩四帖》與草書藝術

 

《古詩四帖》簡介

 
《古詩四帖》
《古詩四帖》
   張旭草書《古詩四帖》,卷橫長195.2厘米,縱高29.5厘米,以五色彩箋紙草書古詩四首,人稱《古詩四帖》。前兩首書寫的是梁·庚信的《步虛詞》,后兩首是謝靈運的《王子晉贊》和《巖下一老公和四五少年贊》,卷后有董其昌等人題跋。《古詩四帖》是歷代文人墨客臨池學書極其珍貴的實物資料,也是張旭唯一流傳于世的墨跡。原藏清宮府內,后由溥儀帶出到吉林被我軍俘獲,交當時東北人民政府,現收藏于遼寧省博物館。 張旭,字伯高,唐中期蘇州人,曾官至常熟尉、右率府金吾長史,故又稱張長史,《新唐書》有傳。書法早年筆摹心追習書于舅父陸彥遠,而陸彥遠又是傳承“二王”書法精到之人,可見是王派體系的書風。從他的楷書《郎官石柱記》看,確實下筆淵源有自。由于張旭性情豪放,喜飲酒,曾和李白等人被杜甫戲稱為“酒中八仙”。所謂“張旭三杯草圣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云煙”,正是他形象的真實寫照。張旭的狂草與李白詩歌、斐旻舞劍,時稱“三絕”。張旭在唐代已經是出了名的書法家、書法教育家。包括顏真卿在內的很多中唐時期的著名書家受他的影響極深。如顏真卿在教誨后來成為大書法家的懷素時曾說:“長史雖姿性顛逸,超絕古今,而楷法精詳,特為真正。”意在希望懷素習書,務必在楷書上打下堅實基礎,以使超凡的草書得以淋漓盡致的發揮。
《古詩四帖》
《古詩四帖》
 
 
  唐代是一個國力強盛、經濟繁榮、藝術向多元化、多層次化發展創新的封建帝國,達到了封建社會的高峰。在文化藝術方面是古今中外的空前大交流、大融合。她“無所畏懼,無所顧忌地吸引吸收,無束縛、無所留戀地創造革新”。打破框框、突破傳統,這就產生了“盛唐之音”的社會氛圍和思想基礎,也正是在這種思想基礎上,當時的文學、繪畫、雕塑、音樂等文藝樣式也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境地。作為唐代的草書,在繼承“二王”的基礎上融合貫通,“以點畫為形質,使轉為情性,”寫出了“唐代之音”的雄渾、放縱之態。書法這門藝術,在當時既是最普及的,也是那個時代最鼎盛的藝術,由于大膽革新創造草書藝術,因而出現了無可再現的高峰,作為代表人物就是張旭。
 

《古詩四帖》的特點

 
《古詩四帖》
《古詩四帖》
  該帖全卷書古詩四首188個字:“東明九芝蓋,北燭五云車。飄颻入倒景,出沒上煙霞。春泉下玉溜,青鳥向金華。漢帝看核桃,齊侯問棘花。應逐上元酒,同來訪蔡家。北闕臨丹水,南宮生絳云。龍泥印玉簡,大火煉真文。上元風雨散,中天歌吹分。虛駕千尋上,空香萬里聞。淑質非不麗,難之以萬年;儲宮非不貴,豈若上登天。王子復清曠,區中實囂喧。既見浮丘公,與爾共紛翻。衡山采藥人,路迷糧亦絕,過息巖下坐,正見相對說。一老四五少,仙隱不別可,其書非世教,其人必賢哲。”落筆一氣呵成,用筆肥厚,字勢橫壯,人稱“伏如虎臥、起如龍跳、頓如山勢、推如泉流”。
 
  《古詩四帖》通篇氣勢磅礴,布局大開大合,落筆千鈞,狂而不怪,書法氣勢奔放縱逸。如,六行八句:“漢帝看核桃,齊侯問棘花”,筆畫連綿不斷,運筆遒勁,圓頭逆入,功力渾厚。又如,九行,“應逐上元酒,同來訪蔡家”,字里行間內蘊無窮,古趣盎然,充滿張力磁性。行筆出神入化,給人儀態萬千之感,筆斷意連,令人遐想無限。再如,十三行,“龍泥印玉簡,大火煉真文”,筆法字體方中有圓,書寫中提按、使轉、虛實相間。縱觀通篇結字雋永,章法嚴謹、行間布局疏密呼應、錯落有致、剛柔相濟、渾然一體。無論從通篇還是從局部單字來看,都會被流動、曲折,藏鋒使轉直入,動人心魄的陽剛線條所打動。如果沒有高超的藝術修養,沒有成竹在胸的功底是書寫不出來如此巧奪天工的完美巨作。正因如此,張旭草書被歷代推崇,有口皆碑,譽為“草圣”。明人本道生云:張旭草書“行筆如空中擲下,俊逸流暢,煥乎天光,若非人力所為”。但是此卷也并非是無憾的絕代之作,依筆者拙見,開始部分筆法比較單調拘謹,在五行之后逐漸放開,中篇漸入佳境。如果開篇也同后半部一樣雄壯骨健,那么此帖當更為完美精彩絕倫。
 
   張旭的草書看起來很顛狂,但章法卻是相當規范的,他是在張芝、王羲之行草的基礎上升華的一種狂草。細觀察其書體絕無不規則的涂抹,很多細微的筆畫、字間過渡,都交代得清清楚楚,絕無矯揉造作之感。張旭的草書是在激越情感牽動下促使節奏加快,似金蛇狂舞,又如虎踞龍盤,表現一瀉千里之勢。由于在線條的動蕩和質感上加入了盛唐的藝術氣息,從而形成了自己獨特狂放的草書風格。
 
  在諸多書體當中,草書是一種特殊書體,除本身特征外,它還兼含有其他書體的美學素質,因此是書法藝術中最具表現力的書體。
 

草書藝術

 
  草書作為藝術來說,除具書法普通共同特征外,還具有音樂特征,音樂是通過各種音符的順序作和諧的各種變化,產生旋律來完成的。而書法也是以簡單筆墨書寫出帶有生命力、節奏感的線條。依靠筆順,字勢,在時間的推移中作各種輕重、緩急、枯潤等多樣統一的和諧變化而完成的。有人把書法比做無聲的音樂,認為可以從作品中體會到音樂節奏的跳躍,這正是書法時間性的種種特征造成的。而這種特征在各種書體中以草書表現得最明顯。因為草書在連綿不斷的書寫過程中一次性的時間要求最強。
張旭草書作品
張旭草書作品
 
   草書也具有繪畫的特征。雖然它不表現具體的圖像,也不具有繪畫中的繽紛色彩,但書法中的一個個抽象的圖形本來就是“具萬象于一象”的,它那線條和線條的各種組合關系,構成了各具形態,但又不代表任何實體的圖形。它純凈的黑白色彩又因墨色的濃淡、用筆的輕重緩急而變化無窮。在這種變化組合后構成的視覺效果和繪畫是異曲同工的。而在書法個體中能表現書法這種藝術效果的也是以草書最為明顯,草書的那種無拘無束的筆墨變化,結構圖形的高度抽象,字勢姿態的巧妙搭配,最具有詩情畫意。
 
   和草書相近的還有舞蹈。杜甫在《觀公孫大娘弟子舞劍器行并序》中記載的:“昔者吳人張旭善草書帖,數嘗于鄴縣見云公孫大娘舞西河劍器,自此草書長進”,書法家臨帖從舞蹈中得到了益處,也足以說明兩者的關系了。舞蹈是在一定的時間順序中,不斷變化各種舞姿的造型來表現美,并是從力度、造型、銜接等方面來評判其高下的,這一點和書法的要求是何等地相像。而各書體中這方面的要求也同樣是草書表現最強烈。
 
   然而書法藝術畢竟是獨立的,有它自身的特征和要求。它是通過具有生命力的線條,以及線條與線條的各種關系,在時間的過程中以節奏韻律組合起來的和諧而又變化多端的空間整體效果,并以此表達作者的情感和審美觀念的。從這些意義上來說,真、草、隸、篆、行都具有這種意義,但是在各種書體中,體現書法時間特征最完美的,載情性最直接的卻是草書。可以說草書是書法筆法、墨法、構圖的集合體,是書法節奏、韻律、表意的最高層次。因而劉熙載在《藝概》中說:“觀其人莫如現其草書。”這正因為“書法多于意”而“草書意多于書法”的緣故。所以從草書中更能看出一個人的藝術天分和藝術修養,張旭就是具有草書藝術天分和藝術修養的集大成者。
 
  其實最能代表中國書法藝術的是草書,因為它使中國文字由實用性的書寫工具上升為情感寄托的載情藝術,而書法的覺醒和追求則是以草書確定為前題的,使人們在實用之外有了更多的遣興。張旭是古今以來草書藝術家的典型代表,他不光有深厚的書法藝術素養,而且在表現上把自己激蕩的感情和書法藝術完美地結合在一起。張旭借狂草來抒發個人情感,其實體現了盛唐時期藝術家們的思想情結和普遍的精神風貌,這是主觀意愿和客觀實際相結合的產物,使反映情感的書體得以最完美的發展。張旭書法驚濤駭浪般的狂放氣勢,節奏韻律的和諧頓挫,字間結構的隨形結體,線條的輕重枯潤等變化都達到了草書的最高水準,可謂“前無古人、后無來者”,他的出現影響了后來歷代幾乎所有的大書法家。當今書法這一藝術門類在廣大群眾中研習相當普及,《古詩四帖》不乏為學書的極好范本。

張旭的代表書法作品

 

肚痛帖


  肚痛帖,無款,傳為唐張旭書。草書6行,共30字。明王世貞跋云:“張長史《肚痛帖》及《千字文》數行,出鬼入神,倘恍不可測。”此《肚痛帖》僅30字,寫來洋洋灑灑一氣貫之。從刻帖中可以看出,寫此幅字時是蘸飽一筆一次寫數字至墨竭為止,再蘸一筆。這樣做可以保持字與字之間的氣貫,還可以控制筆的粗細輕重變化,使整幅作品氣韻生成,產生“神虬出霄漢,夏云出嵩華”的氣勢。
張旭草書作品
張旭草書作品
 

郎官石拄記

 
  亦稱《郎官廳壁記》,唐陳九言撰文,張旭書。唐開元二十九年(公元741年)立,在陜西西安。《郎官石拄記》書,原石久佚,傳世僅王世貞舊藏“宋拓孤本”,彌足珍貴。《古今法書苑》謂:“張顛草書見于世者,其縱放奇怪近世未有,而此序獨楷書,精勁嚴重,出于自然。書一藝耳,至于極者乃能如此。其楷字概罕見于世則此序尤為可貴也。”明趙涵《石墨鐫華》謂此記“筆法出歐陽率更,兼永興,河南,雖骨力不遞,而法度森嚴。”有贊云:“長史草書,頹然天放;略有點畫處而意態自足,號稱神逸”,“長史真書《郎官石柱記》作字簡遠,如晉宋間人。”此石宋時已有刻本。明董其昌曾刻入《戲鴻堂帖》。
 

古詩四貼

  
  傳為張旭所書。紙本,草書,寫在五色箋上,共40行。縱28.8厘米,橫192.3厘米。前兩首詩是庾信的“步虛詞”,后兩首為謝靈運的“王子晉贊”和“巖下一老公四五少年贊”。原跡現藏遼寧省博物館。盛唐時期,以張旭為代表的一派草書風靡一時,它打破了魏晉時期拘謹的草書風格。把草書在原有的基礎結構上,將上下兩字的筆畫緊密相連,所謂“連綿還繞”,有時兩個字看起來象一個字,有時一個字看起來卻象兩個字。在章 張旭法安排上,也是疏密懸殊很大。在書寫上,也一反魏晉“匆匆不及草書”的四平八穩的傳統書寫速度,而采取了奔放、寫意的抒情形式。正如唐代文學家韓愈《送高閑上人序》中所云:“張旭善草書,不治它技,喜怒窘窮,憂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無聊,不平,有動于心,必于從草書焉發之。”此幅草書,通篇氣勢奔放,運筆無往不收,如錐劃沙盤,無纖巧浮華之筆。
 

終年帖

 
  唐蔡希綜《法書論》云:“乘興之后,方肆其筆,或施于壁,或札于屏,則群象自由,有若飛動,議者以為張公亦小王之再出。”由此可見,他的草書迥異于“不激不厲”的大王書風,而取法于“縱逸不羈”的王獻之。其駭目驚心的壁書和屏書,今已蕩然無存,草書作品《終年帖》等尚可從摹刻本中看到。此帖作為張旭的作品是公認的。如此難得的墨跡,留給后世的是那如駿馬奔馳,倏忽千里,如云煙繚繞,變幻多姿的藝術形象。
張旭草書作品
張旭草書作品
 

十五日帖

 
  唐代韓愈曾贊道:“往時旭善草書,觀于物見,山水崖谷,鳥獸蟲魚,草木之華實,列星,風雨水火,雷霆霹靂,歌舞戰斗,天地萬物之變,可喜可愕,一寓于書,故旭之書,變動猶鬼神,不可端倪。”這是歷代書論中指出書法寫神達情的最精彩的論述。他仿佛告訴人們,正因為有了張旭的狂草,中國書法的感情容量才得以深邃的擴展。《文論》嘗云:“深識書者,惟觀神采,不見字形。”以此論欣賞張旭草書,會發現書論和書作是如此合拍。

歷史評價


  張旭書法他的書法得之于“二王”而又能獨創新意。他的楷書端正謹嚴。規矩至極,黃山谷譽為“唐人正書無能出其右者”。若說他的楷書是繼承多于創造,那么他的草書則是書法上了不起的創新與發展了。韓愈說:“旭善草書,不治他技故旭之書,變動如鬼神,不可端睨。”杜甫在《八仙歌》中寫道:“張旭三杯草圣傳,脫帽露頂王公前,揮毫落紙如云煙。”他能把書法藝術升華到,用抽象的點線去表現書法家思想情感高度的藝術境界。
張旭草書作品
張旭草書作品
 
  在書法藝術中,他的字貌似怪而不怪,關鍵在于點畫用筆完全符合傳統規矩。可以說,他是用傳統技法表現自己的個性,而在書法上成了有創造力的無愧于自己時代的書法家。博大清新,縱逸豪放之處,遠遠超過了前代書法家的作品,具有強烈的盛唐氣象。布局大開大合,大收大放,在強烈的跌宕起伏中,突現了雄肆宏偉的勢態。此帖行文酣暢淋漓,似赤驥白,一駕千里頗有咄咄逼人之勢。
 
  其字形變幻無常,縹渺無定,時而若狂風大作,萬馬奔騰;時而似低昂迥翔,翻轉奔逐,充滿著忽魂悸以魄動,恍驚起而長嗟"的變化,這是藝術家豁達瀟灑、真誠率意的品格特征的直接映現。在用筆上,此帖圓轉自如,含蓄而奔放,隨著感情的渲泄,筆致似有節奏地忽重忽輕,線條或凝煉渾厚,或飄灑縱逸,濃墨處混融而富有"屋漏痕"般的質感,枯筆處澀凝而極具錐劃沙般的張力,點畫與線條的合諧組合,構成了一幅自然生動、雄偉壯闊的畫卷。是狂草書法藝術中的一件撼人心魂的經典作品,而且也是浪漫主義藝術風格中的一曲蕩氣迥腸的交響樂。
 
  張旭的草書以雄渾奔放的氣概、縱橫捭闔的筆姿和恣肆浪漫的勢態而為世人看重。唐呂總《續書評》云:張旭草書,立性顛逸,超絕古今。宋蘇軾《東坡題跋》載:長史草書,頹然天放,略有點畫處,而意態自足,號為神逸。宋米芾《海岳書評》石:張旭如神糾騰霄,夏云出岫,逸勢奇狀,莫可窮測。明項穆《書法雅言》:其真書絕有繩墨,草宇奇幻百出不逾規矩,乃伯英之亞,懷素豈能及哉。

名人故事

 
  唐代大文學家韓愈贊張旭書法為:“觀于物,見山水崖谷、鳥獸蟲魚、歌舞戰斗、天地事物之衰,可喜可愕,一寓于書。”韓愈的贊辭稱,張旭書法得益于藥物刺激所引起的藝術靈感。除此之外,張旭善于向別人學習借鑒,集納各家之所長,也是其書法臻于出神入化之境的重要原因。唐人張國《幽閑鼓吹》中記述過的一則關于張旭任常熟縣尉時從一老翁處獲得教益的故事,正說明了這一點。這則故事說:張旭到常熟任縣尉才十多天,有一個老翁為了一件小事到縣衙內告狀,張旭給他寫了一張判決書。不料,過了數日,這個老翁又來求判。張旭非常惱火,責備這個老翁道:“你怎么敢為了一件細小閑事屢次來求判。吵擾衙門!”這個老翁回答說:“我實在不是為了再來求判,而是因為看到你上次判決書上的書法筆跡奇妙,想多得一些作為墨寶珍藏起來。”當張旭在談話間得知,這老翁家藏有其先父的遺墨精品時,就要他拿來觀覽。張旭看到老翁先父的墨跡時,驚呼“天下工書者也”。從此,張旭盡得運用筆法的妙旨,書藝大進,成了冠絕當時的一代書法大家。

    4
    0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obojdw.live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彩票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