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百科新概念
提示
 正文中的藍色文字是詞條,點擊藍色文字可進入該詞條頁面;
 正文中的紅色文字是尚待創建的詞條,點擊紅色文字可進入創建詞條頁面;
 歡迎參與詞條創建或編輯修改!人人為我,我為人人。共同建設中文百科在線,共創知識文明!
zwbkorg
關注微信,獲取更多信息
閱讀 47241 次 歷史版本 7個 創建者:**傳說 (2010/3/14 13:11:17)  最新編輯:自知 (2010/4/27 13:44:59)
韓愈
韓愈畫像
韓愈畫像
  韓愈(768~824年),中國唐代文學家、哲學家、詩人。字退之,河南河陽(今孟縣)人,祖籍昌黎(一說遼寧義縣),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因官吏部侍郎,又稱韓吏部。謚號文,又稱韓文公。與柳宗元是當時古文運動的倡導者。蘇軾稱贊他“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八代:東漢)。散文,均有名。著作有《昌黎先生集》。今人整理注釋的韓集有馬通伯韓昌黎文集校注》、錢仲聯韓昌黎詩系年集釋》、童第德韓集校銓》等。 

  韓愈出身于小官吏家庭,幼喪父,兄韓會撫養之。會能文章,對愈有影響。貞元二年(786),19歲的韓愈赴長安參加進士考試,直到貞元八年(792)第四次應考,才考中進士。此后又連續三次應吏部博學宏詞科考試,皆不中。直到29歲才在董晉幕府中得到了一個觀察推官的微小官職。36歲時,任監察御史,不久就被貶為陽山縣令。此后直到50歲,官職一直浮沉不定。元和十二年,韓愈50歲時,因參與平定淮西之役表現出處理軍國大事的才能,遷為吏部侍郎,進入朝廷上層統治集團。但兩年后,他卻因上表諫迎佛骨而觸怒憲宗,險些憲宗被處死,幸得裴度等大臣挽救,才免于一死,被貶為潮州(在今廣東)刺史。在潮州八個月,宦官殺憲宗,立穆宗,韓愈被召回朝,后歷官國子監祭酒、京兆尹、兵部侍郎、吏部侍郎。長慶四年(824)病逝于長安,終年57歲。有《昌黎先生集》。

  韓愈在中國文化史上,首先是位重要的思想家。在宋儒眼中,孔、孟之下,便是韓子。他在儒學式微,釋、道盛行之際,力辟佛、老,致力于復興儒學,取得了重大的成功。他倡導古文運動,反對駢驪之文,提倡散句單行、自由靈活、言之有物的古文。他的文章善于推陳出新,富有獨創性,內涵深厚,語言豐富靈活,極富于表現力,風格雄辯恣肆,氣勢磅礴,成為中古以來文章之典范。在詩歌方面,他也富于創意,喜歡生新出奇。他說自己是“余事作詩人”(《和席八十二韻》),這意思除了人們通常理解的把寫詩放在復興儒學、倡導古文之后以外,或許還有游戲文字之意。所以他寫詩不愿意四平八穩,而喜歡諧謔詭異,顯示才學。他有意把詩寫得奇崛拗折,喜歡用佶屈聱牙的僻字晦句,用平常人不用的險韻重韻,用散文式的篇章和筆法,鋪敘,議論。他喜歡學李白古風之淋漓放縱,又學杜詩長篇敘事法度,煉字藝術,以及“以文為詩”的風格,從而在李杜之后開創了一種奇險詭譎的新詩風。這種詩風對宋詩頗有影響,嚴羽批評宋人“以文字為詩、以才學為詩、以議論為詩”(《滄浪詩話·詩辨》),實可從韓愈這里找到一些原因。韓愈是李白杜甫之后最早將李杜并尊的人之一,他在《調張籍》詩中所言“李杜文章在,光焰萬丈長”,影響深遠。

生平簡介


 
《晚笑堂竹莊畫傳》韓愈像
《晚笑堂竹莊畫傳》韓愈像
 韓愈,字退之,南陽人。少孤,刻苦為學,盡通六經百家。貞元八年,擢進士第。才高,又好直言,累被黜貶。初為監察御史,上疏極論時事,貶陽山令。元和中,再為博士,改比部郎中、史館修撰,轉考功、知制誥,進中書舍人,又改庶子。裴度討淮西,請為行軍司馬,以功遷刑部侍郎。諫迎佛骨,謫刺史潮州,移袁州。穆宗即位,召拜國子祭酒、兵部侍郎。使王廷湊,歸,轉吏部,為時宰所構,罷為兵部侍郎,尋復吏部。卒贈禮部尚書,謚曰文。愈自比孟軻,辟佛老異端,篤舊恤孤,好誘進后學,以之成名者甚眾。文自魏晉來,拘偶對,體日衰,至愈,一返之古。而為詩豪放,不避粗險,格之變亦自愈始焉。集四十卷,內詩十卷;外集遺文十卷,內詩十八篇。今合編為十卷。

  韓愈出生未幾,母親過世,三歲喪父,受大哥韓會(即十二郎韓老成之父)撫育,隨兄長為官轉徙京師、韶州等地。后韓會病逝韶州,隨嫂鄭氏護喪返回河陽。后又避難宣城,與侄韓老成,同由鄭氏撫養成人,情逾手足。

  韓愈七歲開始讀書,十三歲能寫文章,自言“前古之興亡,未嘗不經于心也,當世之得失,未嘗不留于意也”(《與鳳翔邢尚書書》)。貞元二年(786年)赴長安應試,無門第資蔭,三試不第。貞元八年(792年)始中進士。應吏部試,又三次不中。貞元十一年(795年),三次上書宰相,希得薦舉。

  貞元十二年(796年),汴州宣武軍亂,隨宣武軍節度使董晉赴任,擔任觀察推官。期間與孟郊相識交游,李翱、張籍入其門下。董晉卒,改任武寧節度使張建封屬下節度推官。張建封死,遷居洛陽。

  貞元十七年(801年),任國子監四門博士,貞元十八年,著《師說》。貞元十九年(803年)任監察御史,因關中旱災,上《御史臺上論天旱人饑狀》,糾彈國戚京兆尹李實,遂貶陽山令,深受百姓愛戴,百姓甚以“韓”字,為兒取名。這一年侄子韓老成去世,寫《祭十二郎文》。元和六年(811年)任國子博士,作〈進學解〉,受裴度賞識,擢為禮部郎中。815年隨裴度征淮西,因功擢任刑部侍郎,并作〈平淮西碑〉。

  任刑部侍郎時,唐憲宗元和十四年(819年)正月,皇帝將佛骨迎入了宮中供養三日,舉國若狂,甚有百姓燒指灼背者。因諫阻唐憲宗迎佛骨,作《諫迎佛骨表》說明“唯梁武帝在位四十八年,前后三度舍身施佛,宗廟之祭,不牲宰,晝日一食,止于菜果,其后竟為侯景所逼,餓死臺城,國亦尋滅。事佛求福,乃更得禍。由此觀之,佛不足信,亦可知矣。”憲宗聞之大怒,將處以極刑,裴度、崔群力救道:“愈言訐牾,罪之誠宜。然非內懷至忠,安能及此。愿少寬假,以求諫爭。”乃貶為潮州刺史。

  往潮州路上,來到了藍關(今陜西省藍田縣)時,大雪紛豭,韓愈見到侄孫韓湘(傳說韓湘就是八仙之一的韓湘子)。不禁再三嗟嘆道:“吾為汝成此詩。”詩吟:“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州路八千;愿為圣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此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后來在潮州又寫〈祭鱷魚文〉,往河里扔了一豬一羊,據聞鱷魚就此絕跡。事實上,后來宰相李德裕、宋朝陳堯佐在潮州時,看見鱷魚仍在。韓愈于潮州興學、又藉以工抵債釋放奴婢,與潮州大顛和尚成為好友。韓愈卒后,當地乃建韓文公廟供奉。潮州任內,韓愈上書謝恩,改任袁州。

  唐穆宗即位后,奉旨回京,歷任國子監祭酒、兵部侍郎、吏部侍郎、京兆尹兼御史大夫等職,是人稱其為“韓吏部”。五十七歲病卒,宋朝元豐年間追封為“昌黎伯”。

  韓愈善寫墓志銘,是時“長安中爭為碑志,若市買然。”。韓愈文名日盛,達官貴人常求其為先人撰墓志銘,潤筆甚高,韓愈亦來者不拒。司馬光《顏樂亭頌》一文指出,韓愈“好悅人以銘志,而受其金”。韓愈寫一篇《謝許受王用男人事物狀》,潤筆費用是“受馬一匹,并鞍、銜及白玉腰帶一條”。《謝許受韓弘物狀》記載曾收得韓弘致贈的“絹五百匹”,相當于四百貫錢,而時韓愈一個月的薪水只有二十五貫錢,當官反成副業。部分“諛墓”之作,在當時頗受譏斥。其友劉叉甚覺眼紅,取其黃金數斤而去,云:“此諛墓中人得耳,不若與劉君為壽。”元代王若虛說:“韓退之不善處窮,哀號之語,見于文字。”又說:“退之不忍須臾之窮。”

  韓愈晚年養了一群公雞,在給公雞的飼料里拌了硫磺,喂上一千天,韓愈就吃公雞[1]。韓愈以“道統”自命,三十六歲時已經“而視茫茫,而發蒼蒼,而齒牙動搖”(〈祭十二郎文〉),晚年有“落齒”詩:“去年落一牙,今年落一牙。俄然去六七,落勢殊末已”。后來在長安城南興建過豪宅,也有絳桃、柳枝等妓,能歌善舞[2]。長慶四年(824年)敬宗即位,同年十二月韓愈因病去世,年五十七。韓愈去世后,〈韓文公墓志銘〉是由其生前指定的高徒皇甫湜撰寫,李翱令作行狀。

  現在孟州市西虢鄉韓莊(傳為韓愈老家)修建有韓文公墓。

《舊唐書》韓愈傳


  韓愈,字退之,昌黎人。父仲卿,無名位。愈生三歲而孤,養于從父兄。愈自以孤子,幼刻苦學儒,不俟獎勵。大歷、貞元之間,文字多尚古學,效楊雄、董仲舒之述作,而獨孤及、梁肅最稱淵奧,儒林推重。愈從其徒游,銳意鉆仰,欲自振于一代。洎舉進士,投文于公卿間,故相鄭余慶頗為之延譽,由是知名于時。尋登進士第。

    愈發言真率,無所畏避,操行堅正,拙于世務。愈自以才高,累被擯黜,作《進學解》以自喻。

    翔法門寺有護國真身塔,塔內有釋迦文佛指骨一節,其書本傳法,三十年一開,開則歲豐人泰。十四年正月,上令中使杜英奇押宮人三十人,持香花赴臨皋驛迎佛骨。自光順門入大內,留禁中三日,乃送諸寺。王公士庶,奔走舍施,唯恐在后。百姓有廢業破產、燒頂灼臂而求供養者。愈素不喜佛,上疏諫。疏奏,憲宗怒甚。間一日,出疏以示宰臣,將加極法。裴度、崔群奏曰:“韓愈上忤尊聽,誠宜得罪,然而非內懷忠懇,不避黜責,豈能至此?伏乞稍賜寬容,以來諫者。”上曰:“愈言我奉佛太過,我猶為容之。至謂東漢奉佛之后,帝王咸致夭促,何言之乖刺也?愈為人臣,敢爾狂妄,固不可赦!”于是人情驚惋,乃至國戚諸貴,亦以罪愈太重,因事言之,乃貶為潮州刺史。

    十五年,征為國子祭酒,轉兵部侍郎。長慶四年十二月卒,時年五十七,贈禮部尚書,謚曰文。

    愈性弘通,與人交,榮悴不易。少時與洛陽人孟郊、東郡人張籍友善。常以為自魏、晉已還,為文者多拘偶對,而經誥之指歸,遷、雄之氣格,不復振起矣。故愈所為,文,務反近體;抒意立言,自成一家新語。后學之士,取為師法。當時作者甚眾,無以過之,故世稱“韓文”焉。

生平年表


  唐貞元二年(788年)韓愈十九歲,懷著經世之志進京參加進士考試,一連三次均失敗,直至貞元八年(792年)第四次進士考試才考取。按照唐律,考取進士以后還必須參加吏部博學宏辭科考試,韓愈又三次參加吏選,但都失敗;三次給宰相上書,沒有得到一次回復;三次登權者之門,均被拒之門外。

  貞元十二年(796年)七月,韓愈二十九歲,受董晉推薦,出任宣武軍節度使觀察推官。這是韓愈從政開始。韓愈在任觀察推官三年中,邊指導李翱、張籍等青年學文,邊利用一切機會,極力宣傳自己對散文革新的主張。

  貞元十六年冬,韓愈第四次參吏部考試,第二年(801年)通過銓選。這時期寫的《答李翊書》,闡述自己把古文運動和儒學復古運動緊密結合在一起的主張,這是韓愈發起開展古文運動的代表作。這年秋末,韓愈時年三十四歲,被任命為國子監四門博士,這是韓愈步入京師政府機構任職開端。任職四門博士期間,積極推薦文學青年,敢為人師,廣授門徒,人稱“韓門第子”。

  貞元十九年(803年)寫了名作《師說》,系統提出師道的理論。冬,韓愈晉升為監察御史,在任不過兩個月,為了體恤民情,忠于職守,上書《論天旱人饑狀》,因遭權臣讒害,貶官連州陽山令。韓愈三年任職陽山令,深入民間,參加山民耕作和魚獵活動,愛民惠政德禮文治,《新唐書·韓愈傳》因此特書“有愛于民,民生子以其姓字之。” 在陽山令任上,一大批青年慕名投奔韓愈門下,與青年學子吟詩論道,詩文著作頗豐,今見之《昌黎文集》有古詩二十余首,文數篇。此時構思并開始著述的《原道》等篇章,構成韓學重要論著“五原”學說,這是唐宋時期,新儒學的先聲,其理論建樹影響巨大。

  貞元二十一年(805年)年夏秋之間,韓愈離開陽山,八月任江陵法曹參軍。

  元和元年(820年)六月,韓愈奉召回長安,官授權知國子博士。

  元和三年(808年),韓愈改真博士。

  元和四年(809年),改授都官員外郎分司東都兼判祠部。是年冬被降職調為河南令,以后相繼任職方員外郎、國子博士。

  元和八年(813年),晉升為比部郎中史館修選,完成《順宗實錄》著名史書編寫。

  元和九年(814年),韓愈任考功郎中知制誥。

  元和十年(815年),晉升為中書舍人。

  元和十二年(817年),協助宰相裴度,以行軍司馬身份,平定淮西亂,因軍功晉授刑部侍郎。

  元和十四年(819年),憲宗皇帝派遣使者去鳳翔迎佛骨,京城一時間掀起信佛狂潮,韓愈不顧個人安危,毅然上《論佛骨表》,痛斥佛之不可信,要求將佛骨 “投諸水火,永絕根本,斷天下之疑,絕后代之惑。”憲宗得表,龍顏震怒,要處以極刑。幸宰相裴度及朝中大臣極力說情,免得一死,貶為潮州刺史。韓愈任潮州刺史八個月,概括說來:驅鱷魚、為民除害;請教師,辦鄉校;計庸抵債,釋放奴隸;率領百姓,興修水利,排澇灌溉。千余年來,使潮州成為具有個性特色的地域文化,潮州地區成為禮儀之邦和文化名城!

  元和十五年(820年)正月,韓愈調任袁州刺史,雖然僅在袁州九個月,卻辦了一件“禁隸”的大好事,據新舊《唐書》記載:“袁人以男女為隸,過期不贖則沒入之。愈至,悉計庸得贖所沒入之父母,七百余人。因與約曰:禁其為隸。”當地人為了感激韓愈的這一行為,建了昌黎書院(今存)表示紀念。

  元和十五年(820年)九月,韓愈詔內調為國子祭酒。

  長慶元年(821年)七月,韓愈轉任兵部侍郎。

  長慶二年(822年)單身匹馬,冒著風險赴鎮州宣慰亂軍,史稱“勇奪三軍帥”,不費一兵一卒,化干戈為玉帛,平息鎮州之亂。九月轉任吏部侍郎。

  長慶三年(823年)六月,韓愈晉升為京兆尹兼御史大夫。京兆之地稱復雜難理,在韓愈整治下,社會安定,盜賊止,米價不敢上。后相繼調任兵部侍郎、吏部侍郎。

  長慶四年,韓愈因病告假,十二月二日,因病卒于長安,終年五十七歲。

文學成就


  韓愈長于詩文,力斥當時駢文,提倡古文,與柳宗元并稱“韓柳”,推展唐代古文運動。其文章以排斥佛老,闡明儒家之道為宗旨,長于議論,〈師說〉、〈送董邵南序〉、〈原性〉、〈原道〉、〈諫迎佛骨表〉、〈進學解〉、〈送窮文〉,備受傳誦。為“唐宋八大家”之首。

  其詩有論者以為可以列李白杜甫之后,居全唐第三。韓詩以文為詩,以論為詩,求新求奇,有氣勢,對糾正大歷詩風起到了一定作用,對宋詩產生了較大影響。王安石以“橫空盤硬語,妥貼力排奡”(語出韓愈《薦士》詩)概括其詩風。他的代表作有《南山詩》、《調張籍》、《聽穎師彈琴》、《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早春呈水部張十八員外》、《春雪》、《晚春》等。

文學主張與創作


  在詩文創作上,他有一整套理論。力主“文以載道”,自云:“己之道,乃夫子、孟軻、揚雄所傳之道”。于〈原道〉一文,更確立儒家道統譜系,以承繼者自任。攘斥佛老,擯除諸子百家之說。

  1.他認為道(即仁義)是目的和內容,文是手段和形式,強調文以載道,文道合一,以道為主。
  2.提倡學習先秦兩漢古文,并博取兼資莊周、屈原、司馬遷、司馬相如、揚雄諸家作品。
  3.主張學古要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創新。堅持“詞必己出”、“陳言務去”。
    4.重視作家的道德修養,提出養氣論,認為“氣盛則言之短長與聲之高下者皆宜”。
    5.提出“不平則鳴”的論點。認為作者對現實的不平情緒是深化作品思想的原因。
    6.在作品風格方面,他強調“奇”,以奇詭為善。

    韓愈的散文、詩歌創作,實現了自己的理論。其賦、詩、論、說、傳、記、頌、贊、書、序、哀辭、祭文、碑志、狀、表、雜文等各種體裁的作品,都有卓越的成就。

   論說文在韓文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以尊儒反佛為主要內容的中篇和長篇,有《原道》、《論佛骨表》、《原性》、《師說》等,大都格局嚴整,層次分明。一些嘲諷社會現狀的雜文,短篇如《雜說》、《獲麟解》,比喻巧妙,寄慨深遠;長篇如《送窮文》、《進學解》,運用問答形式,筆觸幽默,構思奇特,鋒芒畢露。論述文學思想和寫作經驗的,體裁多樣。如書信體《答李翊書》、《與馮宿論文書》,贈序體《送孟東野序》、《送高閑上人序》等,文筆多變,形象奇幻,理論精湛。

   敘事文在韓文中比重較大 。其中學習儒家經書的,如《平淮西碑》用《尚書》和《雅》、《頌》體裁,篇幅宏大,語句奇重,酣暢淋漓;《畫記》直敘許多人物,寫法脫化于《尚書·顧命》、《周禮·考工記·梓人職》。繼承《史記》歷史散文傳統的,如名篇《張中丞傳后序》,熔敘事、議論、抒情于一爐。學習《史記》、《漢書》,描繪人物生動奇特而不用議論的,如《試大理評事王君墓志銘》、《清河張君墓志銘》等。為友情深厚的文學家而作,能突出不同作家特色的,如《柳子厚墓志銘》、《南陽樊紹述墓志銘》、《貞曜先生墓志銘》等 。但在大量墓碑和墓志銘中 ,也有一些“諛墓”之作,當時已受譏斥。

   抒情文中的祭文,一類寫骨肉深情,用散文形式,突破四言押韻常規,如《祭十二郎文》;一類寫朋友交誼和患難生活,四言押韻,如《祭河南張員外文》、《祭柳子厚文》。此外,書信如《與孟東野書》、贈序如《送楊少尹序》等,也都是具有一定感染力的佳作。韓愈另有一些散文,如《毛穎傳》、《石鼎聯句詩序》之類,完全出于虛構,接近傳奇小說。

    韓愈的散文氣勢充沛,縱橫開合,奇偶交錯,巧譬善喻,或詭譎,或嚴正,藝術特色多樣化,掃蕩了六朝以來柔靡的駢儷文風。他善于揚棄前人語言,提煉當時的口語,推陳出新。他主張“文從字順”,創造了一種在口語基礎上提煉出來的書面散文語言,擴大了文言文體的表達功能。但他也有一種佶屈聱牙的文句,對后世有一定影響。

   韓愈也是詩歌名家,藝術特色主要表現為奇特雄偉、光怪陸離。如《陸渾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韻》、《月蝕詩效玉川子作》等一類詩,“怪怪奇奇”,內容深刻;《南山詩》、《岳陽樓別竇司直》、《孟東野失子》等,境界雄奇。但韓詩在求奇中往往流于填砌僻語、生字,押險韻。韓愈也有一類樸素無華、本色自然的詩,如《赴江陵途中寄贈……翰林三學士》、《汴州亂》等。韓愈擅長古體,律詩絕句數量較少,但律詩、絕句中亦有一些佳篇。

思想


    韓愈思想淵源于儒家,但也有一些離經叛道的言論。他以儒家正統自居,反對佛教的清凈寂滅、神權迷信,但又相信天命鬼神。他盛贊孟子,辟排楊朱、墨子,認為楊、墨偏廢正道,卻又主張孔墨相用;他提倡宗孔氏,貴王賤霸;而又推崇管仲、商鞅的事功。他抨擊二王集團的改革,但在反對藩鎮割據、宦官專權等主要問題上,與二王的主張并無二致。這些復雜矛盾的現象,在其作品中都有反映。

  韓愈的政治思想和世界觀是比較復雜的。他政治上反對藩鎮割據,擁護王朝的統一;提倡“仁政”,反對官吏對人民的聚斂橫行,要求朝廷寬免賦稅徭役:這些都表現了他關心國家命運和民生疾苦,是他政治思想中的進步的一面。他猛烈地排斥佛老,熱烈地提倡儒家正統思想,這是和他的政治思想適應的,客觀上也具有一定的進步性。但是,在這里,韓愈也宣揚了儒家學說中的封建糟粕。他的《原性》繼承董仲舒的性三品說,把封建統治者的人性看作是上品,而把被剝削人民的人性則視為下品,而且認為這種封建等級制以及等級性的人格是天理自然,與生俱來,不可改變的。所以他在《原道》中說:“是故君者,出令者也;臣者,行君之令而致之民者也;民者,出粟米麻絲作器皿通貨財以事其上者也。君不出令,則失其所以為君;臣不行君之令而致之民,則失其所以為臣;民不出粟米麻絲作器皿通貨財以事其上,則誅。”這些理論,顯然都是為維護封建等級制度服務的。韓愈所大聲疾呼的“道”,實際是他對于封建國家的法權、教化、道德等等絕對原則的概括,是飽含封建倫理的意味的。他的世界觀,即他所謂“道”的具體內容,無疑對他的散文創作是有不良影響的。但是又應該看到,韓愈的思想,還有矛盾的一面。他努力維護“道統”,又往往不自覺地破壞了“道統”。譬如他說“孔子必用墨子,墨子必用孔子,不相用,不足為孔墨”(《讀墨子》)。更突出的是,他在著名的《送孟東野序》中,提出了“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這一具有現實性和戰斗性的思想。他不但承認伊、周、孔、孟等等“道統”以內的善鳴人物,而且也承認楊、墨、老、莊等等“道統”以外各種不同流派的善鳴人物。顯然,他認為一切文辭、一切道,都是不同時代不平現實環境的產物。那么,所謂古文,就不僅是傳道的工具,而且也是鳴不平、反映現實的工具。這一思想對他的散文成就是有重大的影響的。當他從現實社會生活出發來觀察問題,他就自然地突破了陳腐的儒家正統思想的羈絆,因而他的創作和理論也就放射了動人的光輝。從韓愈的散文來看,成就最高的顯然是那些由于自己仕途坎坷不平而對黑暗現實進行了揭露和批判的作品,而不是那些板著面孔為儒道說教的文章。他創造性地運用語言,而不是模擬抄襲古代語言,也是和著眼于現實社會生活有密切的關系的。

韓愈的散文


  韓愈的散文,內容復雜豐富,形式也多種多樣。他的“雜著”或“雜文”,發揮了散文的戰斗性的功能,不少作品達到了思想藝術完整的統一。《原毀》,通過對當時社會現象的精辟分析,揭露了當時一般士大夫所以要詆毀后進之士的根本原因。他指責當時社會人情的惡薄,自鳴不平,并發出了主張公正用人的呼吁。作品立論鮮明,語言平易,雖多闡述孔子、顏淵、子路、孟子等人的意見,而不引經據典,這是散文創作中的一種新的形式。他不顧流俗的誹謗,大膽地為人師,作《師說》,指出師的作用及相師的重要。他認為“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都可以為師,“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于弟子;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如此而已”。這種見解打破了封建傳統的師道觀念,對于我們今天也還有參考價值。文章感情充沛,說服力也很強。他的《雜說四》,以“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比喻賢才難遇知己,“只辱于奴隸人之手”,寄寓了他對自己遭遇的深深不平:

  世有伯樂,然后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故雖有名馬,只辱于奴隸人之手,駢死于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馬之千里者,一食或盡粟一石,食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也。是馬也,雖有千里之能,食不飽、力不足、才美不見外,且欲與常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盡其材,鳴之而不能通其意,執策而臨之曰:“天下無馬!”嗚呼!其真無馬邪?其真不知馬也!

  文章簡短明快,而多轉折變化,十分飽滿地表達了一腔的委屈。《進學解》和《送窮文》用對話形式,以自嘲為自夸,以反語為諷刺,為當時社會的庸俗腐敗,表現了一個有理想的士大夫在黑暗現實中不能妥協的精神。《毛穎傳》學司馬遷傳記文,是所謂“駁雜無實之說”的典型作品,亦即當時流行的一種傳奇小說。它借毛筆始而見用,“以老見疏”的故事,諷刺統治者的“少恩”;同時對那些“老而禿”、“吾嘗謂君中書,君今不中書”的無用老官僚也旁敲側擊,給以譏刺。

  韓愈寫了許多應用文,往往借題發揮,感慨議論,或莊或諧,隨事而異,實際也就是“雜文”。《送李愿歸盤谷序》借隱士李愿的嘴,對得意的“大丈夫”和官場丑惡,作了盡情的刻畫和揭露:

  愿之言曰:“人之稱大丈夫者,我知之矣!利澤施于人,名聲昭于時,坐于廟朝,進退百官,而佐天子出令;其在外則樹旗旄,羅弓矢,武夫前呵,從者塞途,供給之人,各執其物,夾道而疾馳,喜有賞,怒有刑;才俊滿前,道古今而譽盛德,入耳而不煩;曲眉豐頰,……粉白黛綠者,列屋而閑居,妒寵而負恃,爭妍而取憐;大丈夫之遇知于天子,用力于當世者之所為也。……窮居而野處,升高而望遠,……大丈夫不遇于時者之所為也。我則行之。伺候于公卿之門,奔走于形勢之途,足將進而趑趄,口將言而囁嚅,處穢于而不羞,觸刑辟而誅戮,敫幸于萬一,老死而后止者,其于為人賢不肖何如也!……”

  此文描摹庸俗大官僚和官場丑態,窮形盡相,令人啼笑皆非。敘述用對比法,化駢偶為單行,流暢有氣勢。蘇軾很欣賞它,夸張地認為是唐代的第一篇文章,但它確是韓愈早期散文一篇有聲有色的力作。《藍田縣丞廳壁記》,實際是為“種學績文”的崔立之鳴不平,同時也揭露了腐朽的官僚制度。他還在許多書啟里,為自己或朋友鳴不平,實際也是對封建科舉制度和官僚制度,提出了控訴和抗議。

  韓愈的敘事文,有許多文學性較高的名篇。《張中丞傳后敘》記述許遠、張巡、南霽云等死守睢陽英勇抗敵的事跡,繪聲繪色,可歌可泣。文章前半夾敘夾議,證明許遠“城陷而虜,與巡死先后異耳”,實不畏死,層層駁詰,筆端帶有感情。后半根據自己所得民間的傳聞,寫張巡、南霽云事,而特別寫了南霽云乞師賀蘭的片段情景,突出了生動飽滿的英雄形象。文章只寫張巡等三人死守睢陽的遺聞軼事,敘事和運用語言極曲折變化之能事,足令三人的性格特征,躍然紙上。這是司馬遷傳記文的一個發展。他的碑志文向來很有名,雖不免有許多“諛墓”之作,但他往往根據對象的不同特點,在定型的體例之中,作具體的描寫,因而區別于六朝以來的那些“鋪排郡望,藻飾官階”的十足公式化的碑志文。著名的《柳子厚墓志銘》,有重點地選取事件,通過富于感情的語言,不僅指責了官僚士大夫社會的冷酷無情,敘述了柳宗元一生不幸的政治遭遇,而且也突出了“議論證今古,出入經史百家”的一個古文家的形象。《試大理評事王君墓志銘》,既敘述了“天下奇男子王適”的生平事跡,末了還敘述另一“奇士”侯高當日嫁女王適的滑稽故事:

  初,處士(侯高)將嫁其女,懲曰:“吾以齟齬窮,一女憐之,必嫁官人,不以與凡子。”君(王適)曰:“吾求婦氏久矣,唯此翁可人意,且聞其女賢,不可以失。”即謾謂媒嫗:“吾明經及第,且選即官人。侯翁女幸嫁,若能令翁許我,請進百金為嫗謝。”諾許白翁。翁曰:“誠官人耶?取文書來。”君計窮吐實。嫗曰:“翁大人不疑人欺。我得一卷書,粗若告身者。我袖以往,翁見未必取視,幸而聽,我行其謀。”翁望見文書銜袖,果信不疑,曰:“足矣!”以女與王氏。

  這個故事,帶有傳奇性,寫在墓志上,好象有傷碑志文的嚴肅,但它使“天下奇男子王適”的形象更為突出了。

  用散文抒情,韓愈也是很成功的。《祭十二郎文》是前人譽為“祭文中千年絕調”的名篇。文章結合家庭、身世和生活瑣事,反復抒寫他悼念亡侄的悲痛,感情真實,抒寫委曲,恰如長歌當哭,動人哀感。

  韓愈的散文,雄奇奔放,富于曲折變化,而又流暢明快。皇甫提說他的文章“如長江秋清,千里一道,沖飚激浪,瀚流不滯”(《諭業》)。蘇洵也說:“韓子之文,如長江大河,渾浩流轉”(《上歐陽內翰書》)。這些話,形象而極為恰當地概括了韓愈散文的風格特色。

  韓愈是我國古代運用語言的巨匠之一,他的散文語言有簡練、準確、鮮明、生動的特點。他善于創造性地使用古代詞語,又善于吸收當代口語創造出新的文學語言,因此他的散文詞匯豐富,絕少陳詞濫調,句式的結構也靈活多變。他隨所要表達的內容和語言的自然音節,屈折舒展,文從字順;間亦雜以駢儷句法,硬語生辭,映帶生姿。韓愈新創的許多精煉的語句,有不少已經成為成語,至今還在人們的口頭流傳。如“細大不捐”、“佶屈聱牙”、“動輒得咎”(《進學解》), “俯首帖耳,搖尾乞憐”(《應科目時與人書》),“不平則鳴”、“雜亂無章”(《送孟東野序》),“落阱下石”(《柳子厚墓志銘》)等等。他還善于活用詞性,如“諸侯用夷禮,則夷之;進于中國,則中國之”、“人其人,火其書 ,廬其居”(《原道》)。又如“春與猿吟兮,秋鶴與飛”(《柳州羅池廟碑》),則是變化句子組織,錯綜成文。他想象豐富,還善于運用多種譬喻使對象突出生動。如說處士石洪善辯論“若河決下流而東注;若駟馬駕輕車就熟路,而王良、造父為之先后也;若燭照數計而龜卜也”(《送石處士序》),所謂“引物連類,窮情盡變”。韓愈的語言藝術,正如皇甫提所說:“茹古涵今,無有端涯,渾渾灝灝,不可窺校。”當然,在韓愈的散文中,也有少數篇章,對于追求新奇或古奧,略有生澀難讀之弊(如《曹成王碑》),但這并不是他的主要方面。

評價


    * 蘇軾盛稱其“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而為天下法,是皆有以參天地之化,關盛衰之運。”“獨韓文公起布衣,談笑而麾之,天下靡然從公,復歸于正,蓋三百年于此矣。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奪三軍之帥。此豈非參天地,關盛衰,浩然而獨存者乎?”

    * 蘇軾在《潮州韓文公廟碑》中作詩稱贊韓愈:“公昔騎龍白云鄉,手抉云漢分天章;天孫為織云錦裳,飄然乘風來帝旁。下與濁世掃秕糠,西游咸池略扶桑。草木衣被昭回光,追逐李杜參翱翔;汗流籍湜走且僵,滅沒倒景不可望。作書詆佛譏君王,要觀南海窺衡湘,歷舜九嶷吊英皇,祝融先驅海若藏,約束蛟鱷如趨羊。鈞天無人帝悲傷,謳吟下招遣巫陽。犦牲雞卜羞我觴,于粲荔丹與蕉黃。公不少留我涕滂,翩然披發下大荒。”

    * 蘇洵稱贊韓愈文章“如長江大河,渾浩流轉”。

    * 錢仲聯:“韓愈的散文,氣勢充沛,縱橫開合,奇偶交錯,巧譬善喻,或詭譎,或嚴正,具有多樣的藝術特色”。

    * 韓退之所撰寫《祭十二郎文》與李密的《陳情表》、諸葛亮的《出師表》并列為中國三大抒情文之一,南宋謝枋得《文章軌范》引用安子順之說:“讀《出師表》不哭者不忠,讀《陳情表》不哭者不孝,讀《祭十二郎文》不哭者不慈。”

    * 陳寅恪在《論韓愈》中論及韓愈排斥佛教,“呵抵釋迦,申明夷夏之大防”。

    * 周作人對韓退之則不以為然:“講到韓文我壓根兒不能懂得他的好處”,“總是有舊戲似的印象”,“但見其裝腔作勢,搔首弄姿而已”。他在《秉燭談談韓文》又說:“假如我們不贊成統治思想,不贊成青年寫新八股,則韓退之暫時不能不唉罵,蓋竊以為韓公實系該運動的祖師,其勢力至今尚彌漫于全國上下也”、“如有人愿學濫調古文,韓文自是上選”。

    * 韓愈說自己反對閹黨,“日與宦者為敵”,但是貞元十三年,韓愈曾作〈送汴州監軍俱文珍序〉,對宦官俱文珍歌頌備至。后來又作《順宗實錄》,對俱文珍亦多加褒辭。魏了翁嘲笑他“韓公每是有求于人,其詞輒卑諂不可據”。

    * 韓愈善寫“諛墓”之文,清初顧炎武在書信中評他:“韓文公文起八代之衰,若但作《原道》、《原毀》、《爭臣論》、《平淮西碑》、《張中丞傳后序》諸篇,而一切銘狀概為謝絕,則誠近代之泰山北斗矣;今猶未敢許也”。

    * 張耒論韓愈“以為文人則有余,以為知道則不足”(《韓愈論》)。

    * 朱熹指責韓愈“裂道與文以為兩物”(《讀唐志》)。

    * 章學誠稱韓愈的碑志文是“心識古人源流,隨時通其變化”(《文史通義·墓銘辨例》)。

    * 茅坤說: “世之論韓文者,共曾稱碑蒜;予獨以韓公碑文多奇崛險譎,不得《史》《漢》敘事法,故于風神處或少道逸。”(《唐宋八大家支鈔·論例》)

    * 章太炎說:“韓對死生利祿之念,刻刻不忘:登華山大哭,作《送窮文》,是真正的證據。”韓愈登華山,“度不可返,乃作遺書,發狂慟哭”,最后被華陰縣令救下。

名句


  業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毀于隨 ──《進學解》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 ──《師說》
  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師說》
  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
  世有伯樂,然后有千里馬。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唐·韓愈·馬說)
  雖有名馬,只辱于奴隸人之手,駢死于槽櫪之間,不以千里稱也。
  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 (唐·韓愈·送孟東野序)
  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內不愧心。
  赤心事上,憂國如家。
  萬山磅礴必有主峰,龍袞九章但摯一領。
  愁腸若牽繩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少年樂新知,衰暮思故友
  江作青羅帶,山如碧玉簪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一勤天下無難事。
  讀書勤乃成,不勤腹中空。
  學者讀書,務要窮究
  聞道有先后,*業有專攻”
  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唐·韓愈·調張籍)
  愁苦之言易好,歡愉之辭難工。
  以國家之務為己任。
  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
  怠者不能修,而忌者畏人修。
  圣人無常師。
  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人非生而知之,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
  學知不足,業精于勤。
  讀書患不多,思義患不明;足己患不學,既學患不行。
  事業無窮年。
  水向東流竟不回,紅顏白發遞相摧。
  少年樂相知,衰暮思故友。
  少年樂新知,哀暮思故友。
  親之割之不斷,疏者屬之不堅。
  人生處萬類,知識最為賢。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崖苦作舟。

軼聞


  韓愈的畫像多半將他畫為有著美髯、戴著紗帽的男子,然而據沈括《夢溪筆談》(卷四)所記,韓愈其實是位肥胖且寡髯的男子,而現在的形象其實是與五代十國時的韓熙載搞混了。因為韓熙載謚號文靖,江南人稱呼他為韓文公,而韓愈亦被尊稱為韓文公的關系。”

三次名落孫山


  韓愈,字退之,生于768年,卒于824年,是唐代文學家、哲學家、政治家和教育家,唐宋八大家之一。韓愈祖輩顯赫,有多人做過高官,父親韓仲卿也曾任秘書郎。不幸的是,父親在其三歲時去世,他自幼隨兄長一起生活。

  在兄長的督促、鼓勵下,韓愈刻苦讀書,“七歲屬文,意語天出”。在韓愈開始科舉求仕時,他的父、兄、叔父都已去世。因此,盡管他頗具才華,但在 “行卷”之風盛行的唐朝,求仕之路也并非一帆風順。

  786年,帶著全家的殷切希望,韓愈獨自一人來到長安,開始了艱難的科舉求仕生涯。經人推薦,他拜見了一位有名的將軍,但此次長安之行毫無所獲。787年,韓愈在取得鄉貢資格后,再次前往長安,應禮部進士試,不幸落榜。以后又連著兩年參加科考,都名落孫山。三次落第,對韓愈打擊很大。他感到愧對祖先、愧對家人,寫詩云:“古人雖已死,書上有遺辭。開卷讀且想,千載若相期。”

  791年,韓愈再次來到長安,第四次參加進士考試。這一次,他信心百倍,相信經過幾年的寒窗苦讀、精心準備,一定會有一個好結果。果然,第二年放榜后,韓愈榜上有名。據史書記載,791年,名相陸贄主持考試。陸贄偏好駢文,也是古文行家。其他考官梁肅、王礎等也對古文有所研究。韓愈自幼學習古文,在應試期間,又精心研讀了駢文。從某種程度上說,他的這次考試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另外,盡管韓愈三次落第,但他的詩文已經有所流傳,名聲也漸漸大起來了。考官梁肅、翰林學士鄭余慶等已經有了提攜韓愈之意。終于,在其25歲的時候,韓愈進士及第。唐代的進士及第僅僅意味著有了做官的資格,要授予官職,還須通過吏部的考核。不幸的是,在接下來的吏部考試中,韓愈三次參加,三次落選。多年艱辛的求仕生涯,僅得一第,沒有得到一官半職,韓愈內心充滿了憂傷與痛苦。

  為了維持生計,韓愈不得不另謀他路,開始了多年的汴州、徐州幕僚生涯。期間,盡管有朋友互相往來,但幕僚生活寄人籬下,加上當時兵亂無常,社會動蕩不安,韓愈逐漸產生了結束軍幕生涯、再次入京等待銓選的想法。801年,韓愈入京,但再次落選。生活的窘迫、仕途的潦倒使他萬念俱灰,一度產生了歸隱的念頭,但又不甘心就這樣結束自己的仕途,決心再拼搏一次。802年,是韓愈命運轉折的一年,這一年,經人引薦,韓愈終于得授四門博士職位。

  803年,四門博士職位屆滿,韓愈得遷監察御史,但不久即因為上書諫言被貶。806年,朝廷任命他為“國子博士”,韓愈再一次位居博士。在以后的仕途中,他又歷經了職方員外、中書舍人、太子右庶子、行軍司馬等,后又被貶潮州、袁州。就在這多年的宦海沉浮中,韓愈度過了大半生,直到晚年才得以回朝,先后擔任了國子監祭酒、兵部侍郎、京兆尹、吏部侍郎等官職。(本節作者: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博士生 韓芳)

韓愈落難之后


  官居京都大學校長兼教育部長的韓愈,因為寫了《原道》、《原性》幾篇反佛文章,得罪了皇上。這天他的《論佛骨表》才上書,皇帝一反常態,雷厲風行當即批示:且去潮州反佛。并吩咐下去,讓他十二個時辰內滾蛋。韓愈了解皇上脾氣,一刻也不敢停留地卷鋪蓋走人。

  屋漏偏逢連陰雨,老天爺也不講情面地又是風又是雪,韓老先生一路孤單、凄涼地走到了藍關市。風雪太大了,實在無法只好歇息下來。韓愈有一個同宗叫做韓湘的侄孫,打聽到韓愈落難到藍關的消息,便頂風冒雪地趕往藍關。說起韓湘,原來曾借韓愈的光,在京都大學借讀過幾天。由于韓湘同學資質一般,一身正氣的韓校長,既不給他讀博也沒有給他推介,更不能讓他留校。韓湘同學非常知趣地離開京城到外地謀生。

  得知韓湘要來探望,韓老先生一陣感動。想當年,韓部長整天個眾星捧月,滿京城人有一半或是他的學生或受過他的關照,現在離開京城了,卻連一個送行的人也沒有,而平日里沒看幾眼的韓湘同學倒情深意重。想到自己衰朽之年遠貶潮州,眼瞅著事業、功名與生命,行將湮沒,韓老先生非常感慨,寫下了《左遷至藍關示侄孫湘》:

  “一封朝奏九重天, 夕貶潮州路八千。欲為圣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云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韓愈:中國古代最大的主流和民間兩棲寫手


  中國古代最大的主流和民間兩棲寫手,當屬唐代的韓愈了。韓愈一生寫了多少文字,無法計量,多數都丟失在民間了。他創作題材廣泛,長短不一,有報告文學,如《平淮西碑文》、《張中丞傳后敘》;有墓志銘,如《貞曜先生墓志銘》、《南陽樊紹述墓志銘》;有祭文,如《祭河南張員外文》、《祭柳子厚文》;還有碑文、廳壁記等。韓愈的生前好友劉禹錫在紀念他的悼文里說:“公鼎侯碑,志隧表阡,一字之價,輦金如山。”這如山的輦金,賺的是死人錢。

  不是韓愈貪婪,按價索取,而是時人甘愿“奉獻”,算作稿酬吧。就說惹得一起歷史風波的《平淮西碑文》吧,人家情愿送給韓愈五百匹絹;再說韓愈寫的《王用碑》,王用的兒子就以一匹帶鞍的寶馬和一條白玉帶作為潤筆。這大概是中國古代最高的稿費了。李白如果有知,定然妒忌不已,因為李白寫詩從來只是換點老酒的。

  為什么有那么多達官貴人,家里死了親人要找韓愈歌功頌德呢?其實這是當時的時尚問題,和今天一樣,大多數人是被時尚牽著鼻子走的。大唐盛世,長安城里,一直盛行請名人學士為已故親人撰寫碑文、墓志銘或祭文的習俗。對于一些有錢有勢的人來講,家里死了親人,如果不請或請不到當時最有名望的作家為其撰寫墓志銘的話,就令人恥笑。

  “諛墓”寫作已經形成強勢市場,它引領著為死人歌功頌德的文化走向。而且這個市場前景看好,有人推波助瀾,確實肥了不少文人學士。當時韓愈名聲最大,作文最好,又是文壇領袖,還愿意為死人“效勞”;更重要的是韓愈寫的報告文學、墓志銘、祭文等十分感人,他能把死人寫得比活人還活,搜腸刮肚寫盡好詞,說盡好話。所以,請韓愈操刀的達官貴人最多,韓愈也因此收入豐厚,遠在俸祿之上。由于韓愈 “來者不拒”,搶了別人的生意,斷了別人的飯碗,再加上他盡替死者說好話,所以有人不滿,悄悄地說他壞話,讓他落下一個“諛墓”之名。

  在韓愈的 “諛墓”之辭中,也有不少是為地位卑下的小吏和落魄文人寫的。這些墓志銘最耐讀,一反“諛墓”之習氣,而成了可親可近的人物速寫。因為韓愈能夠從墓主人的許多生活細節中提煉典型材料,如感人事例、諧聞趣事等入文,讀來備感親切或令人噴飯。在這些墓志銘中,韓愈刻畫出了一個又一個懷才不遇、心胸磊落的寒士形象,并借以抒發自己對世俗的看法和政見;在這些墓志銘中,韓愈還寄托了自己的思想和觀點,如《試大理評事王適墓志銘》中的“有所為有所不為” 的想法,《南陽樊紹述墓志銘》中的文學主張等。

  另外,名家之間也有相互“吹捧”的碑文墓志,如韓愈為柳宗元、孟郊等寫的墓志銘,即屬上乘。韓愈自己死后,也有許多生前友好為其樹碑立傳,為其“諛墓”。皇甫湜為他寫過墓志銘和悼詞,劉禹錫為韓愈寫過悼念文章。這些都是有感而發,情真意切。

  韓愈確實寫過不少純粹的“諛墓”之作,言過其實,一是對方的盛情難卻,二是對方的潤筆豐厚,真的讓韓愈“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了。事實上,盡管韓愈位高權重,友人眾多,但還是遭到當時一些人的譏諷和貶斥,這也是不可避免的。

  穿越歷史時空,回望前塵,我們會看到身為吏部侍郎的韓愈,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屁顛屁顛的身影。一方面他要無愧于文壇領袖地位,推動古文運動,一方面他要當好民間寫手,為死人說好話,賺足銀兩。名利兼得,是韓愈一生最大的成功。蘇軾稱他“文起八代之衰”,后人推崇他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足以見得他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包光潛 來源:《重慶晚報》)

“韓氏列祖之墓碑”印證韓愈祖籍昌黎縣


 
韓英利展示距今已有160余年的《韓氏家譜》
韓英利展示距今已有160余年的《韓氏家譜》
   燕趙都市報(2009-05-15)秦皇島電(記者王天譯) 日前,砌在昌黎縣荒佃莊鎮韓營村村邊橋墩內的“韓氏列祖之墓碑” 重見天日,這給被譽為“唐宋八大家”之首的韓愈祖籍為昌黎縣的觀點提供了又一重要依據。

碎裂石碑重見天日


  據韓愈的39代孫、昌黎縣荒佃莊鎮韓營村會計韓英利介紹,此碑曾立在韓營村西南韓氏家族墓中。1968年“文化大革命”中,墓碑被推倒,碑體和碑帽、赑屃底座分開,隨后,碑體被當作橋面鋪在了韓營村東南的石橋上。21年后,小橋翻修,碑體被再次掀開,并碎成30多塊,當作石料砌在了橋墩當中。時至今日,碑帽已不知去向,而赑屃依然埋在韓營村西南韓氏祖墳當中。

  去年8月20日,在秦皇島市委、市政府出資協助挖掘下,破碎的石碑被重新挖掘拼接。雖然石碑已經碎裂,但經沖洗拼接后,碑身正面和背面的碑文依然清晰可辨。碑體正面記載了立碑時間、墓主、立碑人,背面記載了韓愈后裔31代至35代名錄,其中包括現存的清朝嘉慶、光緒年間修訂的《昌黎縣韓氏家譜》中缺失或未被錄入的大量名錄。
韓英利介紹已經碎裂的“韓氏列祖之墓碑”
韓英利介紹已經碎裂的“韓氏列祖之墓碑”

石碑立于道光年間


  碑文顯示,該碑立于清道光25年(1845年),正文為“唐昌黎伯韓文公嫡裔世襲錦衣千戶俸列祖之墓”,是“道光甲辰恩科舉人世襲奉祀生振先暨合族人等”為具有唐朝韓愈嫡傳后裔并曾世襲官俸榮耀的韓氏列祖所立。

  韓英利告訴記者,韓振先為韓愈第33代孫,其和碑文家譜中錄入的韓法祖、韓珣、韓超等人的傳略在《昌黎縣志》《永平府志》《清史稿》中都能得到印證。

韓愈曾派孫子到昌黎守墓


  早在幾年前,在韓營村發現的《昌黎縣韓氏家譜》也已證明韓愈認定其祖籍在昌黎。該家譜是我國現存《韓氏家譜》中比較完整有序的。其序言中記載:“長慶四年,公以疾免吏部侍郎,歸居河南,俾其孫綰守昌黎祖墓。”從中可知,韓愈晚年因疾病被免去職務后,在河南居住,倡導儒學孝道的韓愈一刻也沒有忘記自己的先祖,派他的孫子韓綰回到昌黎來守祖墓。

  韓綰的后人把為家族的榮耀、國家的興盛作出重要貢獻的韓愈奉為第一代祖先,開始纂修家譜,至清光緒二十三年(公元1897年)第34代孫韓連仲重修家譜時,已歷千余年。現存嘉慶版《韓氏家譜》記載名錄至韓氏第29代,與此次發掘復原的碑文記載的 31代至35代名錄基本上形成承繼關系,體現出了韓氏后人的傳承有序。

  韓氏列祖之墓碑的復原,為韓愈祖籍昌黎這一觀點提供了新的依據。目前,該碑存放在韓營村村委會院內,由韓英利及其村內韓愈后裔族人200余人共同保管。

其他

韓愈陵園
韓愈陵園

韓愈墓地


  韓愈墓位于河南省孟州市城西6公里韓莊村北半嶺坡上。此地北望太行,南臨黃河,是一片丘陵地帶。墓冢高大,有磚石圍墻,翠柏蓊郁,芳草芨芨,棗樹成林。墓前有韓愈祠,明代建筑,三進院落,韓愈雕像坐于祠中。

  韓愈墓始建于唐敬宗寶歷元年(825年)。墓地處丘陵地帶,墓冢高10余米,冢前建有祠堂,計有饗堂三間,門房三間。祠內共有石碑13通,記載有韓愈生平事跡等。墓前院內有古柏兩株,相傳為唐代栽植,有清乾隆年間孟縣知縣仇汝瑚碑記:"唐柏雙奇",左株高5丈,圍 1.2 丈;右株高4丈,圍1.1丈。 1986年11月,公布為河南省文物保護單位。

潮州韓愈紀念館


廣東潮州韓文公祠
廣東潮州韓文公祠
  位于廣東潮州市城東筆架山麓,唐代元和十四年(公元819 年),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文學家韓愈,由于向皇帝提出停止迎接法門寺佛骨到長安供奉的建議,觸怒了皇帝,被令處死,幸得宰相裴度等講情,改貶為潮州刺史。韓愈以戴罪之身,在潮七個多月,把中原先進文化帶到嶺南,辦教育,驅鱷魚,為民眾做了許多好事,被潮人奉為神,潮人并將筆架山改稱韓山,山下的鱷溪改稱韓江。

  宋咸平二年(公元999年)在通判陳堯佐的倡導下建立韓祠。祠宇據地高曠,構造古雅,占地328平方米,系雙層垂檐建筑。其下層為展覽廳,上層辟為“韓愈紀念館”,閣前石砌平臺正中有2米多高的韓愈平身石像1 尊。內分前后二進,并帶兩廊。后進筑在比前進高出幾米的臺基上,內供韓愈塑像。堂上有對聯:“辟佛累千言,雪冷藍關,從此儒風開嶺嬌;到官才八月,潮平鱷諸,于今香火遍瀛洲。”祠內有歷代碑刻36塊,其年代最早者即蘇軾的《潮州韓文公廟碑》,從城南移此,置正堂南墻下。祠內前后二進梁柱,還分懸今人為重修韓文公祠所題寫的匾額。韓祠倚山臨水,肅穆端莊。 1988年,原侍郎亭舊址又新建了“侍郎閣”(韓愈曾任刑部侍郎,人稱“韓侍郎”),蘇軾為此寫下了著名的《潮州韓文公廟碑記》,稱韓愈“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遂成天下定論。周圍為歷代韓祠碑刻和韓愈筆跡。饒有趣味的是“傳道起文”的碑刻,因字形特殊,竟有多種讀法。庭園有碑廊,保存現代名人評價韓愈的書法碑刻。后山腰為侍郎閣,閣前有韓愈石雕頭像,閣內辭為韓愈生平展覽館。
  

陽山韓愈紀念館


  位于廣東陽山縣境內,這是為了紀念曾任陽山縣令的大文豪韓愈而修建。展廳內掛滿了韓愈在陽山留下的手跡石刻及歷代文人景韓詩文的拓片。展廳內,有一張珍貴的韓愈全身像的拓片。在陽山韓愈紀念館內,存有肖炳堃的摩刻附有詩及詩序,詩及詩序富有激情,讀后讓人嘆為觀止。


    14
    5
    申明:1.中文百科在線的詞條資料來自網友(一些人是某學科領域的專家)貢獻,供您查閱參考。一些和您切身相關的具體問題(特別是健康、經濟、法律相關問題),出于審慎起見,建議咨詢專業人士以獲得更有針對性的答案。2.中文百科的詞條(含所附圖片)系由網友上傳,如果涉嫌侵權,請與客服聯系,我們將及時給予刪除。3.如需轉載本頁面內容,請注明來源于www.obojdw.live

    詞條保護申請

  • * 如果用戶不希望該詞條被修改,可以申請詞條保護
    * 管理員審核通過后,該詞條會被設為不能修改

    注意:只有該詞條的創建者才能申請詞條保護

    評論評論內容為網友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去知識社區發起新話題]

  • 172.11.246.*在 2020/3/23 3:45:24 發表
  • 簧色網站haha02.com 復制到瀏覽器打開就可以看! 絕不忽悠! 簧色網站 haha02.com 復制到瀏覽器打開就可以看! 絕不忽悠!
  • 172.11.246.*在 2020/1/4 11:22:44 發表
  • http://bit.ly/2ubtFz9 - жμ·е…?е°?д??
  • 172.16.32.*在 2016/7/20 11:29:30 發表
  • 186.227.30.*在 2012/12/22 11:24:50 發表
  • Good to see a tlaent at work. I can't match that.
  • 更多評論
聯系我們意見反饋幫助中心免責聲明
Copyright ? 2010 zwbk.org 中文百科在線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證090285號
彩票中奖